当前位置: 主页 > 成都 > 要闻 >

“脏腑经络微循环整体疗法”创新引领者蔡昌晋

2017-12-06 20:02 消息来源:未知

  四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蔡氏脏腑经络微循环整体疗法”的相关文字报道。这些报道来自不同级别和区域的报纸、杂志、电视台人物专访,如《中国科技文摘报》《成都晚报》等。因之前对中医施治和理论文章有过一些阅读,所以对“蔡氏脏腑经络微循环整体疗法”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从文中患者的信息反馈和与蔡昌晋大夫的电话咨询中,对他的“蔡氏脏腑经络微循环整体疗法”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之后,我写了《一位中医大夫的中国梦》的文章,得到了大家的关注。我接触过很多名老中医和西医专家学者,有些人名气很大,动辄就是行业专家、权威、大师,让人感觉很了不起。有句话是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医学重在施治,谁能治好患者的病症,谁就是患者的福音。后来看到“国医大师”的评选,入选者不是教授就是院长,没有一个基层大夫——我禁不住要问:有多少重症患者的痊愈可以佐证大师的医术?
  四年后的今天,我带着太多的好奇和疑问,专程到了成都,对成都成华晋康诊所和蔡昌晋大夫以及就医施治几个患者进行了随意采访。我发现,“蔡氏脏腑经络微循环整体疗法”完全出乎我想象。
  蔡昌晋大夫很忙,8月31日晚上快10点钟了,我和蔡大夫匆匆见了一面,第二天早晨,我独自一人走进了成华晋康诊所。
  受访人之一:
  我没有带纸和笔,只做手机录音。我想和患者以轻松愉快的聊天方式交流。第一个受访者姓宋,来自贵阳,三十九岁。她来到这里十六天了。患者说,她患的是颈椎压迫脊髓,走路不稳当,高一脚第一脚的,像踩棉花似的。之前到多家医院就诊,未果,到贵阳的一家三甲医院去就诊,医生建议做手术。患者不愿意做。是一个患者介绍,她就来到了蔡大夫这里。她说经过十六天的治疗,现在已经好转了很多,走路稳当了。我问她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她说,按照这个进度,再治疗一个疗程就可以回去了。一个疗程十天。
  采访之二:
  第二个受访人和第一个受访人是姊妹俩,她是姐姐。她患头痛二十多年。二十多年来,她几乎走遍了贵州当地的大医院,有的医院说是颈椎问题,有的医院说是腰椎问题。每一个医院都是打针吃药,却没有任何效果。之前她一直吃止痛药,在这里治疗十几天后,已经感觉不到头痛了,药也不吃药了。“我已经好转百分之九十。”她说。对于一个二十多年的顽疾,在十多天的时间里能够恢复百分之九十,这实在让人感到欣慰,同时也感到不可思议。她说,就是打针太痛了。每天打多少针?患者说,十一针,之后输液。
  受访人之三:
  第三个受访者是位老先生,姓王,八十三岁,成都市人。他曾经是公务员。今年五月份的时候,走路开始气喘,去成都一家医院检查,说是心血管堵塞,医院建议做支架手术。老人不愿意做支架手术,就来到了成华昌康诊所。问及医疗费用,王老先生说,医院做手术大约得十万元,他在这里治疗三个多月了,打算再治疗一个月,全部费用得五万左走。我问,这里治疗效果怎么样呢?王老先生说效果不错。“关键是手术之后一直得吃药。”王老先生说。聊到怎么知道这个诊所的时候,王老先生说,他十二年前在这里治疗过肾功能衰竭病症。“那时候在成都一家省级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医生束手无策。经人介绍,来到了蔡大夫的诊所。一个月后,我去那家医院复查,医生很奇怪的说,怎么什么都达标了。“我没有告诉他们是在哪里治好的。”王老先生笑着说。
  受访人之四:
  他姓金,来自辽宁,在北京上班,二十七岁。他在这里接受治疗十八天了,血脂等明显降低了很多。他说痛风两年了,一直没有痊愈。后来,一个在京的同事也患同样的病症,在这里治好了,就推荐他来这里就诊。问及蔡大夫的施治方法,金先生告诉我,十年前他患过痛风,在辽宁多次治疗无果,到山西一加诊所治好了。那家诊所联系不上了,经朋友介绍,来到了这里。金先生说施治方案两个地方基本一样,不同之处是山西治疗只在穴位打针而不输液。金先生还告诉我,另一个床位上输液的是他的母亲,陪他来看病,因为血脂高,就顺便进行治疗。“就是打针太疼了。”之后和他的母亲聊天,她如是说。
  受访人之五:
  李先生是2013年从成都空军某部退休的一位军官,中校军衔,籍贯贵州,曾服役贵州、云南、成都等地。他说自己患有多种病症:心脑血管疾病、高血压、血脂浓、冠心病、脂肪肝、胰腺炎等等,最主要的是坐骨神经痛。2016年8月期间病症发作,在部队医院和南宁、贵州等地医院看病四个多月,疼痛一点没能减轻,多数医院都告诉他,这种病必须得终生服药。2016年12月24日,他已经无法下地走动了,在床上生活了五个多月。后来,接替他之前位置的部队的那个领导得知蔡昌晋大夫的施治方案后,叫他来到了这里。“我看这里的病人都是疑难杂症,询问了很多人,感觉像那么回事,就在这里治疗了。就打针太痛。但这个效果快啊!其他医院根本没有这个方法。治疗了十三天,我的坐骨神经就基本好了。”李先生说。
  “我在这里治疗三个多月了,现在基本好了,就是血压还没有降到满意的程度。我想再治疗十几天。”聊及治疗费用,李先生说,去年病重期间到十二月,他在几家医院一共花费四十多万。在这里呢?我问。李先生说,这里花费只有十分之一。李先生还告诉我,他的一个朋友也在成都的一家大医院,一直关心他的病情。李先生只是告诉朋友一直在成都治疗,但没有告诉他在那里治疗。他怕有伤朋友的自尊。“朋友的医术也很好,但他不会中医的这种治疗方法。”李先生说。和我聊了很久,李先生显然意犹未尽,接着又告诉我说:“我住院治疗的这几个月,经常有香港等地的患者坐飞机来这里看病,早晨看完下午就回去了。蔡老师的中医治疗方法我都记住了,就是局部放血,穴位注射,整体治疗。他用的所有针剂都一样,只是穴位注射的剂量不一样,口服的中药不一样。”
  在对这些患者采访之前,我曾问过蔡昌晋大夫“蔡氏脏腑经络微循环整体疗法”的奥秘和微循环环整体疗法是不是他的发明等等,蔡大夫说,不是,微循环的提法很早就有了。最早提出微循环疗法的是修瑞娟。但“蔡氏脏腑经络微循环整体疗法”方法与之有很大的不同之处。修瑞娟教授是微循环西医理论与实践专家,而我的“蔡氏脏腑经络微循环整体疗法”是将中西医相结合的穴位注射、整体治疗方法。修瑞娟教授的微循环疗法“血液畅通,百病不生”和我的“经络畅通,身体健康”其原理是一样的。谈到治疗方法,蔡昌晋大夫说:“西医同样非常优秀,比如注射,但在那里注射西医就处于劣势了,因为西医没有穴位之说。我采取的是穴位注射、   整体治疗。不同的穴位注射,直接作用于肝脏肺腑,从而达到整体治疗的效果。”
  在谈到中医的发展,蔡昌晋大夫说,“很多人都在谈中国梦、民族魂,开口闭口一带一路、走出国门,医学是治病救人实实在在的事情,不是写几篇论文就算走出了国门。老百姓需要的简单又高效的治疗方法,而不是挂号难、看病难,动辄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医疗费用。”“中医讲的是整体观,局部看整体,整体观局部,达到表里同治、扶正祛邪,和血化瘀,而不是今天治好了这里,明天再治疗那里。八十年代中期,四川华西医学院党委书记董啟勋接受穴位注射治疗,他也深知中医的博大和精髓,但中医在中国发展却时至今日,依旧艰难。我行医五十二年,绝不是单纯的为了赚钱,我希望把优秀的中医经发扬光大,传承下去。”蔡大夫说。
  要回来的时候,我和蔡昌晋大夫在刚刚授权成立的“中国临床医学国际交流促进会经络微循环专业委员会”牌匾前合影留念。成都晋康诊所的锦旗和牌匾太多了,但我觉得,经络微循环专业委员会落地于此,唯独这个牌匾意义与众不同:它既是对蔡昌晋大夫经络微循环探索与研究的肯定和鼓励,也是对“蔡氏脏腑经络微循环整体疗法”赋予一份无上的荣誉和沉甸甸的责任。